我也不知道

第二章,第三章

        白天繁华的城市随着夜幕落下,沉淀出些许难得的安静,昏黄的灯火下,只有寥寥无几的路人,偶尔疾驰而过的汽车带起路旁的枯叶翻滚着。
        孤独,疯狂,刺激,充斥着欲望,那些白日里相貌堂堂,自诩正人君子的,在这黑夜的笼罩下,终于褪去了外壳,此时此刻城市的夜生活,才刚刚开始……
        约翰呆看着已经化好妆,精致漂亮的男人,差点失魂!男人对着镜子把最后一笔眼线完美的勾勒出来,向着约翰抛了个媚眼,“怎么样,我迷人吗?”池约翰的眼睛都直了,心,扑通!扑通!只想说‘眼前的男人是个妖精!’当然他可不敢真说!赶紧岔开话题“JC.这次的任务不简单,王浩,白门的一把手,身手不错,身边还有一个让警察都无可奈何的Aero,不过我倒是想看看是你厉害还是他厉害!”看着进入瞎想的约翰!整了整身上的黑色丝质衬衫,在约翰面前一个响指“好了,收起你满脑子无营养的思想,想想怎么接应我吧!”说着向前厅走去,蓝色的耳钻在走廊的灯光下显得更加幽深。
       重金属的音乐,鼎沸的人声,躁动的舞池聚集着释放欲望的人们,如果你再往里走一定会看见沙发上衣衫半褪的人,忘我的接吻着,抚摸着,暧昧的呻吟着。T台上舞女卖力的扭动着身姿,一曲毕,舞女纷纷下台,嘈杂中舞台的灯光慢慢调暗,JC缓缓走上舞台,底下的人议论纷纷:“看,那个男人好帅!”“呦!是个新货!”“有意思,身材不错啊!”JC在舞台上不动声色寻找着王浩的身影,可偏偏没有。音乐响起JC放松身体,融入音乐,随音乐舞动!当然这只是别人看到的,此时的他心里可是直嘀咕:上舞台前就在找目标人物王浩,可那都没有他的身影,让他都怀疑是否消息有误,旋转,扭跨,每一个动作都完美!即使是在这里跳格格不入的拉丁舞,也没有人打断,渐渐连议论声都没有了,都被舞台上的人勾着了魂,这样的人仿佛是误入此地的精灵,纯洁的让人想亵渎,想染指,身上的衬衫包裹着的躯体更是给欲望的人们点了一把火。灵巧的身姿终于在音乐的尾章婷婷立着,掌声如雷,台上的人似是回过神来,慌张下台,台下叫好一片!“该死的!怎么 听到音乐就不自觉的跳成了拉丁!真是的,王浩根本没在这里,消息有误,害我在上面白跳舞了!”JC正在心里骂着,准备去找池约翰汇合。舞台后场有一条直更衣室的小路,不过这个时候不会有人走太黑了!刚刚感到有人尾随的JC在确定来人不是王浩的人后,只想快点离开,闪身进了小路,尾随的人竟也跟了进来!正思考着怎么甩掉那人,突然察觉身旁有个身影,来不及反应,便被手刀劈晕了。  
      意识慢慢回拢,感觉自己被抱到床上,有人在抚摸自己的身体,是在搜身。意识清明了,动不了,睁不开眼,确认自己身上没有武器,那人撒手离开,听到关门的声音,JC努力的调动四肢,渐渐有了力气睁开眼睛,洁白的天花板让他知道这里不是pub,四周似乎无人,小心翼翼的坐起来,揉着后颈被打的地方,咒骂一声“混蛋!疼死了!!”转头就被坐在身侧的男人吓到!“hello!小宝贝!”JC看着眼前正笑眯眯盯着他的男人,整个人都不好了!不经脱口而出“我嘞个去!”‘真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这王浩自己送上门来了,不过情况不明还是先装傻的好’这后半段当然是JC自己想的!
        “我,我,我!你谁啊?!”王浩撑着下巴看着在舞台上收放自如的精灵。在自己面前流露了紧张的人,漏出喜悦的表情,“果真是漂亮至极!”王浩放下撑着下巴的手靠近JC,JC被男人的动作惊到,不知所措,‘这家伙想干嘛!’
        脖子突然袭来一阵热乎乎的气息,王浩环住JC,“小宝贝,我来带给你‘快乐’!”“靠!”JC骂到,就着姿势将王浩推到在床,骑坐在王浩身上,两腿禁锢住王浩的下半身,猛的出拳打在王浩的眼眶上,王浩也反应过来,出手格挡却还是被打到,快速的过了几拳,两人扭打在一起,王浩猛的蹬腿挣来禁锢,借着惯力将JC压在床尾,JC反身就给了王浩一脚,将他踹倒翻下床去。池约翰在pub找不到JC拿出手机定位,信号显示在王浩地盘上的某酒店内!立马驱车赶往!
       倒在地上的王浩掏出手枪对着JC,“啪!啪!”两枪!JC就地一滚躲过躲过子弹,瞄准JC,“啪!!”第三枪来不及闪躲的JC被打中左肩,一个侧旋踢将王浩手中的枪踢落!接住,对着奔门而出的王浩“啪!啪!”两枪,子弹擦脸而过留下一道血痕。枪声惊动了整个酒店,自然也惊动了附近白门巡视的手下和办公室的Aero,池约翰刚刚解决西停车场的守卫,听到枪声立刻藏好,JC来不及杀王浩,他知道Aero不出三分钟就会赶到这里,受伤,没有外援,不熟悉这里的环境!自己不一定能逃出去,在耳钻上轻重不一的敲击几下,没有回应!JC心里一凉,‘惨了!池约翰!我要是死在这里,做鬼都不放过你!’不敢再耽搁,正门是走不了!打开窗户顺着扶手,管道,下到一楼,踉跄着地,靠着墙喘着气,“JC,JC,西边停车场,”“收到,小心!”终于有池约翰的消息了!多年的默契让他们不需要过多的言语,就明白对方的意思。压着伤口,仔细辨别着方位,听到有下来的脚步声,立刻离开!
      Aero在楼道与王浩相遇,在确认王浩无恙后进入房间,却只见地上的斑斑血迹没有那杀手的踪影,血迹延伸到窗户边,果然扶手和旁边的管道上也有血迹,顺着血迹快速的向下追去!还未到一楼变看见有一个人影向西边跑去,地上也有一些血迹,不出所料就是那人,‘要去西边的停车场吗?看来有同伙!’快步追上那个身影。
      约翰在车上等了近五分钟还不见JC的到来!通讯器里也只有打斗的声音,应该被绊住了!“JC,坚持住,马上到!”放下定位仪,拿出手枪,奔向打斗的地方!
      Aero与JC已打的难分难舍,Aero是个高大健硕的男人,俊朗的面庞,黝黑的肤色,以及眉宇间流露的气势,便知道是个难对付角色!此时的JC已是下风,激烈的打斗使伤口血流的更多了!让他有些眩晕,格挡的速度也慢了下来!一腿袭来JC也来不及躲闪,正准备生生受着一脚,被突然闯入的池约翰挡住,三拳两脚拉开距离,拔出手枪毫不犹豫的对着Aero开枪,扶着JC退到停车场转身上车,王浩带着大批人马赶到见他们上车,立马吩咐属下“追!别被他们跑了!”说着查看Aero是否受伤,见他完好无损,也松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JC在车上找出医疗箱,简单的包扎伤口,两人都没有说话,将车停在人迹罕至的树林里离开,骑上早就准备在树林的机车上等着!几分钟后,王浩带着人马赶到,对着被包围的车一通扫射。见车里没反应,便慢慢靠近车子,“滴答!”“滴答!”“滴答!”……“有炸弹!”王浩身旁的Aero迅速扑倒王浩。“嗵!!”的震天响!火光四射!来不及躲避的被炸死,炸伤。机车轰鸣远去,王浩咬牙切齿,Aero若有所思。

真的,不知道。序

我喜欢平淡的生活,要和你在一起,我爱你小鑫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檀健次
我爱你,多多。但我要毁了这一切,我是来复仇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赵泳鑫
如果,可以重来我会早点向你表白,对不起,健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池约翰
看着你,沉沦,痛苦,挣扎,我却无能为力,我只希望你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肖顺尧
不是我的错,为什么背叛我!赵泳鑫你去死吧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  王浩
  第一章
        漫天的大火,浓烟滚滚,火焰舔舐着整座大楼,嘶吼声,求救声,指挥声,警报声,好多的声音,不绝于耳。我怕,我真的好怕!谁来救救我!血,好多的血,把我的手都染红了!爸!妈!救我!!
        “《我市发生重大火灾案件》记者所在的位置,就是事发时火灾的起火房间,据了解这间房屋里的人已全部死亡……”死了,都死了,我成孤儿了,我的父母,爷爷,我的亲人都没有了!呆呆的盯着电视,家成为废墟,火灾?我的家人死于火灾?!明明是‘他杀’后放火毁尸!我看到了!我看到他们闯进来,客厅里爸爸倒在血泊中,妈妈尖叫着,挣扎着,插着鲜花的花瓶砸在了妈妈的头上,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!越来越无力的,渐渐低垂的得手,最后一句是无声的“快走”一只手猛的拉过门后木讷的我,“不要出声,活着!”是爷爷,将我按进桌记最里面的暗格,用椅子挡着!“不要出来”这是爷爷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!透过小缝:爷爷被踢倒,乱刀砍下,被割颈的爷爷捂着脖子,痛苦的看着我,没了气息!而我终于承受不了这刺激昏了过去!再次醒来就是浓烟和火。爬出暗格,到处都是火,求生的本能反应让我无法考虑其他,灼热的火焰,逼得我不得不破窗而出!重重的扑在地上,惯力使我翻滚,远离了火场!看到父亲的好友肖叔叔,终于昏死过去!
        医院的消毒水味,永远都不好闻!肖叔叔来看我了,我告诉他我看到的事情,他却在沉默后告诉我,我们太势单力薄,是爸爸查的案子,才导致的灭门,警局
也不安全了,有内奸!内忧外患他也无能为力!他要收养我,有尧尧陪我,他希望我可以忘记痛苦快乐长大,减少他无能为力的愧疚!最后他只能看着失神的我,叹了一口气,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忘记痛苦,怎么可能!终有一天我会查清真相!我要你们血债血偿!